228 (52).jpg

好友果酸和滴兒最近終於拿到炙手可熱的新車Jimny, 自然要央求他們帶我出去玩. 於是大伙決定跑一趟郡大林道, 再去無雙溫泉附近撿水鹿角. 此次同行的還有SUP一哥Strong. 雖然他沒什麼登山經驗, 但體能和膽識都高人一等. 當初是Strong推坑果酸滴兒玩立槳, 我再被他們夫妻二人毒惑, 現在是該換我們報仇, 拉他一起敗家登山裝備了. 

郡大林道我自己開過二次, 第一次遇到集集大地震, 林道崩坍, 車子被迫留在山上, 後來由熱心的林務局王大哥在道路重新開通後, 幫忙開下山. 第二次則是剛換新輪胎沒多久後上山, 胎壁被刮破, 5000元就這樣沒了. 所以對於郡大林道有些感冒, 完全不想再次自駕前往. 

228 (1).jpg

週五晚上九點, 果酸直接到公司接我下班, 再到三重接Strong, 一行人直奔南投信義鄉, 當晚借宿信義國中的走廊. 隔天是228連假, 早上八點前到達郡大林道望鄉工作站時, 柵欄前等待的車陣已大排長龍. 還好我們出發的算早, 沒等多久就通過柵欄, 過了32K郡大山登山口後繼續前往, 到達林道終點後整裝待發. 

228 (2).jpg

228 (3).jpg

228 (56).jpg

天空有些陰霾, 不過大伙心情都很輕鬆愉快. 郡大林道原長八十多公里, 在禁止林木開採後, 路況每況愈下. 在多次自然力量的摧毀下, 目前車輛可達的最後位置約在33.5K處, 前方道路已坍塌, 需步行前往. 下切喀塔朗溪的位置在42K, 林道最終可通行位置約在45.3K, 這條路也是岳界南三段的出入道路. 

228 (4).jpg

228 (5).jpg

228 (6).jpg

34.5K處的大崩壁, 土石非常鬆散, 橫渡時腳邊的砂土不斷往下滑, 頭頂還不時有落石掉落, 要謹慎且快速的通過. 至於崩壁兩端的拉繩, 其實只是裝裝樣子, 千萬不可硬拉. 此次行程, 大家都戴上岩盔/安全帽, 果酸帶了衛星電話和無線電, 我則帶了GPS發報器, 讓留守人隨時掌握我們的行踨. 

228 (7).jpg

228 (8).jpg

228 (54).jpg

228 (9).jpg

228 (10).jpg

228 (11).jpg

228 (12).jpg

林道上的廢棄舊工寮, 見證了台灣林業發展曾經的輝煌史. 39.6K左右的大崩壁, 看起來陡峭驚險, 但路徑十分堅實, 只要看準踏點, 小心通過即可. 

228 (13).jpg

228 (14).jpg

除了以上二處崩塌點外, 其它的路段大致上都很好走, 大約正午到達42K下切溪床處. 這是林務局因為無雙吊橋危險而另外開發出的替代道路. Z字型穿梭在林中的下切路徑十分陡滑, 沿途的正方形反光標示牌大多釘在路徑的反向, (如果從溪谷往林道方向走, 這些標示牌就明顯易見). 標示牌上有手寫數字, 由林道往喀塔朗溪營地的數字, 由1到27, 每塊牌子的間距不固定, 反正走到27就結束陡下了. 

228 (15).jpg

228 (16).jpg

228 (17).jpg

228 (18).jpg

228 (19).jpg

228 (20).jpg

228 (21).jpg

228 (22).jpg

這次三天二夜的行程, 果酸安排第一晚住無雙溫泉營地, 第二天四處隨易逛逛, 下午走回喀塔朗溪營地. 第三天陡上回林道, 走回停車處. 算是非常輕鬆沒壓力的行程. 我們在營地稍做休息, 便繼續沿著喀塔朗溪下行. 

228 (23).jpg

228 (24).jpg

228 (25).jpg

228 (26).jpg

63341.jpg

大約午後三點多, 我們是第一支抵達無雙溫泉的隊伍. 之後陸續又來了三組隊伍, 但除了我們四人外, 他人都選擇紮營在溫泉旁. 我們之所以選擇紮營在這片林間營地, 除了營地林相優美, 滿地落葉, 地型平坦乾爽, 也希望避開人群, 能夠享受清優的環境. 先把帳篷搭好, 大家再走下溪床泡湯. 

228 (29).jpg

228 (28).jpg

228 (27).jpg

228 (30).jpg

先前我們沿著下循的喀塔朗溪與郡大溪交會後, 繼續往北流. 而無雙溫泉就位於郡大溪旁. 溫泉由岩壁間流出, 已有前人堆好了石頭, 並鋪上防水的藍白帆布蓄水. 水溫不會太燙, 以我這種比較怕熱的體質, 卻可以一屁股直接坐入水中, 泡著泡著會冒汗, 我猜水溫大約在40度上下. 

228 (31).jpg

228 (32).jpg

228 (33).jpg

228 (34).jpg

228 (51).jpg

泡的全身熱呼呼, 再取好了水, 我們回到上層的營地, 開始準備晚餐. 這次我除了多帶了折疊椅外, 也帶了一小壺威士忌. 爬山以來, 因為大多都是獨行, 我從來不敢在山裡飲酒. 但這次有好友相伴, 又是輕鬆行程, 喝到最後大家都覺得意猶未盡, 只恨酒帶的太少了. 

228 (35).jpg

228 (36).jpg

第二天, 大家睡到自然醒, 之後自由活動, 要泡湯的繼續泡, 我和果酸則四處找鹿角. 可惜走了好幾公里路, 鹿骨鹿屎一大堆, 就是不見鹿角. 十點左右回到營地, 吃了些東西後收拾家當, 準備前往喀塔朗溪營地. 沿途經過很多石板房舍遺跡, 遠望無雙山, 東巒東郡等山頭, 想像一下在早先時代, 分佈在山區的各個部落, 健勇的原住民翻山越嶺, 追逐著獵物, 生活困苦但自給自足. 他們珍惜且敬重這片土地所賜與的一切事物, 

228 (37).jpg

 

228 (38).jpg

228 (39).jpg

228 (40).jpg

第二晚住的喀塔朗營地, 腹地較小, 緊臨溪邊也較潮濕些. 我用打火石生了火, 飯後大家都很享受的圍著營火發呆. 這時如果能來上一壼小米酒就更快活了. 

228 (41).jpg

228 (42).jpg

228 (43).jpg

因為希望午後一點柵欄放行時能抵達望鄉工作站, 早點下山, 所以第三天早晨天還沒亮就起床, 六點拔營出發. 在陡上的喘息聲中, 慢慢爬上無雙山的陽光照亮了林間路徑. 

228 (44).jpg

228 (45).jpg

228 (46).jpg

228 (47).jpg

228 (48).jpg

228 (49).jpg

我們就是從山谷間的溪谷爬上來的. 

228 (50).jpg

228 (53).jpg

 

228 (55).jpg

我們的確在一點前抵達工作站, 果酸繼續飛快的奔馳在林道間, 一個多小時後就駛在台21縣道上. 傍晚時分回到台北, 三天來總算能夠好好洗個澡, 倒上一杯紅酒坐在沙發上, 又開始想念幾十個小時前的山情溪景, 原始與現代的優劣取捨交雜在心中. 

    文章標籤

    郡大林道 無雙溫泉

    全站熱搜

    gi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